手机版 欢迎访问常州新闻网(http://www.gzjinkai.cn)网站

当前位置:常州新闻 > 教育 > ">常州新闻 > 教育 >

8天没回家 母亲隔着门缝、猫眼终于见到了儿子

时间:2020-02-07 06:01|来源:常州新闻网| 点击:633 次


    隔着门缝、猫眼,终于见到了儿子
    常报全媒体讯 2月3日中午,已经8天没有回家的李江民,终于“回”了一次家吃午饭,这顿饭,他是蹲在家门口吃的,因为亲妈钱秋娣不让他进门。

8天没回家 母亲隔着门缝、猫眼终于见到了儿子

8天没回家 母亲隔着门缝、猫眼终于见到了儿子


    李江民今年31岁,是天宁区郑陆镇城管中队队长,他的妻子是武进区湟里医院的医护人员,妻子从1月25日(正月初一)开始就奋战在疫情防控一线,至今还没回过郑陆的家;李江民从1月27日(正月初三)开始吃住在中队,他所在的城管中队离家步行也不过一刻钟时间,可是他之前一次也没回过。
    李江民的母亲钱秋娣今年56岁,已经退休,原本和老伴住在郑陆镇三河口的老家。1月27日开始,她带了一些蔬菜和衣物搬到了郑陆的儿子家,“儿子和媳妇在外面忙,我最大的支持就是帮他们带好孩子,让他们不要担心家里。”
    李江民的儿子李俊泽今年虚岁5岁,原来都是李江民和妻子晚上带着睡,钱秋娣和老伴有时会来搭把手。最近,孩子想爸爸妈妈,晚上睡觉会睡着睡着哭起来,大人们告诉他,外面有病毒,爸爸妈妈要为大家服务不能回家。“他也听话,知道不能出门要好好呆在家里。”
    儿子和媳妇都在疫情防控一线,钱秋娣就每天在家庭群里上传孙子的视频或照片,想着儿子和媳妇有空了可以看看,但是儿子一 直不回复,她忍不住发微信问儿子,“李江民你为什么不回复我?他就回没有空在忙。”
    期间只有一次,李江民主动打了个视频电话,“当时都晚上12点了,小孩早就睡着了,我说视频给你看看你儿子的样子,你放心我会好好带的。”
    担心儿子工作忙吃不好睡不好,2月3日,钱秋娣提前发微信给儿子,告诉他自己给他褒了鸡汤、炒了他最爱的大蒜肉丝, 提前回来拿一下。“我本来想让他拿到中队去吃的,但是我和孙子都好多天没见到他了,我们又想见他又有点怕。我就让他在门口吃不要进来,我和孙子隔着猫眼偷偷地从里面看他,孙子隔着猫眼不停地喊‘爸爸,你看看我啊’。”
    隔着门,钱秋娣听到儿子在门外狼吞虎咽地吃饭,边吃边还在接工作电话,“我那时候心里真的很难受,孙子想爸爸,我也想儿子啊。他吃好后把饭盒递给我,我想了想打开了门,一开门孙子就拿了酒精往门口喷。”
    “给他看了儿子,他放心了;我看到了儿子,我放心了。”尽管心里很难受,在儿子和孙子面前,钱秋娣还是忍住了眼泪。“我很坚强的,我们一家三代五口人现在分散在四个地方,希望疫情早点平复下来,我们好团聚。”
    徐佳誉 胡艳 文 图片和视频由采访对象提供
     常州晚报
    隔着门缝、猫眼,终于见到了儿子
    常报全媒体讯 2月3日中午,已经8天没有回家的李江民,终于“回”了一次家吃午饭,这顿饭,他是蹲在家门口吃的,因为亲妈钱秋娣不让他进门。
    李江民今年31岁,是天宁区郑陆镇城管中队队长,他的妻子是武进区湟里医院的医护人员,妻子从1月25日(正月初一)开始就奋战在疫情防控一线,至今还没回过郑陆的家;李江民从1月27日(正月初三)开始吃住在中队,他所在的城管中队离家步行也不过一刻钟时间,可是他之前一次也没回过。
    李江民的母亲钱秋娣今年56岁,已经退休,原本和老伴住在郑陆镇三河口的老家。1月27日开始,她带了一些蔬菜和衣物搬到了郑陆的儿子家,“儿子和媳妇在外面忙,我最大的支持就是帮他们带好孩子,让他们不要担心家里。”
    李江民的儿子李俊泽今年虚岁5岁,原来都是李江民和妻子晚上带着睡,钱秋娣和老伴有时会来搭把手。最近,孩子想爸爸妈妈,晚上睡觉会睡着睡着哭起来,大人们告诉他,外面有病毒,爸爸妈妈要为大家服务不能回家。“他也听话,知道不能出门要好好呆在家里。”
    儿子和媳妇都在疫情防控一线,钱秋娣就每天在家庭群里上传孙子的视频或照片,想着儿子和媳妇有空了可以看看,但是儿子一 直不回复,她忍不住发微信问儿子,“李江民你为什么不回复我?他就回没有空在忙。”
    期间只有一次,李江民主动打了个视频电话,“当时都晚上12点了,小孩早就睡着了,我说视频给你看看你儿子的样子,你放心我会好好带的。”
    担心儿子工作忙吃不好睡不好,2月3日,钱秋娣提前发微信给儿子,告诉他自己给他褒了鸡汤、炒了他最爱的大蒜肉丝, 提前回来拿一下。“我本来想让他拿到中队去吃的,但是我和孙子都好多天没见到他了,我们又想见他又有点怕。我就让他在门口吃不要进来,我和孙子隔着猫眼偷偷地从里面看他,孙子隔着猫眼不停地喊‘爸爸,你看看我啊’。”
    隔着门,钱秋娣听到儿子在门外狼吞虎咽地吃饭,边吃边还在接工作电话,“我那时候心里真的很难受,孙子想爸爸,我也想儿子啊。他吃好后把饭盒递给我,我想了想打开了门,一开门孙子就拿了酒精往门口喷。”
    “给他看了儿子,他放心了;我看到了儿子,我放心了。”尽管心里很难受,在儿子和孙子面前,钱秋娣还是忍住了眼泪。“我很坚强的,我们一家三代五口人现在分散在四个地方,希望疫情早点平复下来,我们好团聚。”
    徐佳誉 胡艳 文 图片和视频由采访对象提供
     常州晚报。

Copyright © 2002-2030 常州新闻网 网站地图